Prime Ridant

Asimov《基地》系列的主线『心灵史学』(psychohistory)是不可能的科学。Asimov 年轻时受热力学启发构思了『心灵史学』。他自己后来坦承,热力学的简单分子运动和人的行为毕竟有天壤之别,如果稍稍年长一些可能就没有勇气仅凭这么牵强的启发构想如此宏大的科学。

步入老年之后,Asimov 开始创作《基地》三部曲的前传。第一部《 Prelude to Foundation 》描写 Seldon 还是一个从边远星系来到银河帝国首都的年轻数学家,虽然提出了『心灵史学』的概念但是自己都不相信它能成为预言的实用科学。守护人类的机器人 R.Daneel 用了几个月帮助他建立了把这门科学推向实用的决心,而那之后十多年的时间里尽管有 R.Daneel 作为帝国首相的全力协助,『心灵史学』的实用化进展甚微。

前传第二部《 Forward the Foundation 》中的一个转折点之后,『心灵史学』的实用化开始稳步前进。这个转折点是 Prime Ridant 的发明。通过 Prime Ridant ,所有参与『心灵史学』研究的数学家能够随时地持续地对其全部公式进行修改和审查。『心灵史学』的实用化程度逐步达到可以被称为『 Seldon 工程』的地步。

我当初读到这段的时候觉得 Asimov 描述的情节太过唐突。难道在 Seldon 困惑了十几年之后令『心灵史学』的研究一下子步入正轨的只是一个审查和存储工具?我记得,当时我把这段重新读了一遍,然后放下小说。过了几天,又读了一遍。这次我看到 Asimov 描写『心灵史学』的公式体系远远比现实中的数学复杂,突然豁然开朗 —— 当面对的复杂度超过某个程度时,高效稳定的持续集成和审查工具确实能起到让工作发生质变的作用。从复杂度来说,Asimov 笔下的『心灵史学』已经不太像数学,而是更类似今天的软件代码。所以一切明朗了:Prime Ridant 就是一个 version control 系统,拥有海量的存储,稳定的并发访问能力,方便的审查功能,以及优秀的用户界面(三维投射)。从小说的一些描写还能看出,Prime Ridant 还提供不错的 branching 功能,因为还未经过严格审查的修改只能进入相对不稳定的分支。

我不知道 Asimov 是否了解软件开发。即使他对软件开发的任何知识都闻所未闻,我也不会觉得把 Prime Ridant 和 version control 联系到一起有丝毫的牵强附会。在《 What Techology Wants 》一书中,《连线》的创始人已经说明了人类社会的技术和思想在并行独立发展中的自发汇聚现象:三个学者同时接近完成进化论(虽然达尔文第一个发表),20 个人同时独立接近发明电灯,非欧几何被至少三个数学家同时独立构建,三个物理学家同时接近完成相对论,等等。Asimov 作为一个对技术有独到见解的名家,在设想人类如何构建高度复杂系统的时候,描写的虚构工具和 version control 系统有众多相似之处,这种思想的汇聚本身就说明了 version control 在软件开发中的本质核心地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