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背景

同事向我介绍张银奎的译作《观止》( Showstoper )很久了。可我一直都提不起兴趣来读这段克隆 VMS 的历史。因为非常赞同《 The Art of UNIX Programming 》的观点,所以 NT 内核这个工程从来在我眼里属于二流(和 Linux kernel 之类相比)。我要承认 David Cutler 从精力、智力、意志力、对软件业的价值等等方面比我强不止两三倍甚至十几倍。但我认为,一个人如果要让别人花时间读自己的故事,那么比别人强百倍也并非过分的要求。同样,我只是说强百倍并非过分,而不是说那些比平常人优秀一些的人的故事就不值得看。

最近突然想在闲暇的时候看看软件史的八卦,所以借来读了读。开始阅读之前我这样想,NT 比 Unix 在底层的清晰和稳固方面是差了一些,但是它仍然是一个成功的产品,其弱点可能更多的应该归咎于历史机缘,让我来看看它的诞生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地方。

读过三分之一之后,我又退回到最初的想法,David Culter 仍旧比我阅读前所期望的要差。感觉从『 Cutler 没能借鉴 Unix ,但是他仍然做了一个伟大的产品』变成了『 Cutler 把 VMS 带到 Microsoft,让 Microsoft 勉强不至于在 Unix 之前没有还手之力』或者说『让 Microsoft 在 Unix 商业阵营的疏忽面前不至于放过机会』。这主要因为两点:

第一是 Culter 只负责 NT 内核。而大多数人都应该同意 NT 能取得商业成功的亮点绝非内核。《观止》在序言里就说道『 NT 4 改写了网络工程师的模型:不需要再记住一长串文字命令,系统是可以用鼠标管理的』。

你可以为 Cutler 辩护,内核是 NT 图形的基础。在当年的 386 硬件上完成如此基础,才是他的功绩。而这正是我疑惑的第二点,NT 内核的构建是在 90 年代初,花费了一个百人团队 5 年时间,而与此几乎同期的 Linux kernel 的雏形由个人完成。正如《 Art of UNIX Programming 》所言,NT 的成功来自商业 Unix 社区的分裂和他们对 PC 的忽视,而不是技术上的难度。Culter 成就了历史,但是并不是在逆境中通过过人(仍然强调,『过人』的『人』不是我这样的人)的能力把资源极致优化的结果,相反,我的感觉是他拥有远远超过必要的资源,而只是勉强把事情做成。如果当年其它阵营向 PC 服务器领域正面进攻,NT 的技术水平是无法招架的。这是 Microsoft 和 Gates 的成功,而 Culter 的成功更多的在于找到了 Microsoft 这个有财力和意愿把他的能力倍增的组织,却并非释放了自身的潜能。

所以,没有什么对原有看法的颠覆。对 VMS 的克隆仍然更像一段技术债务而非激动人心的革命。

不过,看到 Cutler 和 NT 团队的人以写代码为本能,我开始逼着自己在晚饭后从懒洋洋的只想看看业界八卦的情绪中挣脱出来,写写大段的代码。再次发现,只要不停的写下去,软件的乐趣其实很简单。这是这段阅读给我的回报。

2条回应 to “了解背景”

  1. a2n Says:

    It might be a typo of his last name, Cutl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