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页

最近看到有人质疑在今天的电子设备上阅读是否还需要保留『页』这个概念。他们认为『页』是印刷品时代的产物,在电子出版时代除了怀旧没有任何意义,电子出版物已经有了『页』的完美替代品:竖直滚动条。

对我来说,竖直滚动条平滑移动功能的直接后果之一是,在阅读的时候,你会情不自禁地试图避免阅读窗口(或者设备屏幕)边缘处的文字 —— 确实,它们太边缘了,因为没有页只有滚动条的内容没有上下留白,而对这种缺乏留白的逃避会延伸到你正在阅读的那四五行以外的一切文字,从而会无时无刻不让你希望把自己正在看的句子调整到窗口(屏幕)的正中间。于是窗口(屏幕)的大小失去了意义,读者的视界实际上被压窄到四五行。阅读的动作成了以句子为频度的『读 —— 滚动 —— 读』(甚至不是有阅读器还发明了自动卷动功能么)。竖直滚动条成了一个分散注意力的障碍而非方便的阅读工具。更糟糕的是,有了滚动条,文章的编辑者更难把握读者会看到什么样的页面布局,所以很多时候他们也就放弃了这样的思考。结果就是我经常在阅读的时候实在搞不好把一幅插图放到窗口的什么位置最协调(通常我发现最好的位置是赶紧把这个图片滚出窗口)。这实在是比『页』糟糕很多的阅读体验。

我很欣赏 Kindle for Mac 的做法:根据当前窗口大小把窗口的内容区域作为一页,不提供竖直滚动条,只提供翻页操作。因为没有滚动条,这是让我分心最少的一款阅读器。同时根据窗口大小动态的定义页的大小,也避免了在电子设备上照搬印刷品布局的古怪体验。我猜想在 iPad 和 iPhone 上的 Kindle 和 iBooks 也是类似的操作,因为没有窗口分割,所以页面的大小能更简单的固定为设备屏幕的大小 —— 但是 Kindle 没有进入 China App Store 所以我没有用过其 iPhone 版,也没有机会深入使用 iPad。

回顾一下,其实『页』这个概念还真的不一定就是印刷品时代仅仅因为技术局限而留下的遗产。古代人类不就使用过所谓的『卷轴』么?倘若假以改进,『卷轴』印刷品的便携性和不考虑到阅读注意力的单纯操作性不一定就输给『页』。所以我想,在印刷品时代,『页』并不是没有竞争者的无奈选择,而是在选择中胜出的更优秀方案。到了电子出版时代,人类历史依然会不断掀开新的一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